湖南长沙将成全国最大新能源汽车基地
我眼中的“美丽乡村” ——专访农业部美丽乡村
湖南旅游市场秩序专项整治工作在全国旅游监管

我眼中的“美丽乡村” ——专访农业部美丽乡村

日期:2020-07-15 14:24点击数:

  我眼中的“美丽乡村” ——专访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主任魏玉栋

  魏玉栋,美丽乡村建设国家标准的起草专家之一,现任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主任。首届美丽乡村论坛开幕前夕,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主任魏玉栋提前前往蒲江调研美丽乡村。夜里赶回成都后,他和我们一起畅谈了一路的所见所感和他眼中的美丽乡村。记者:什么样的乡村才是美丽乡村,不同的人有不同解读。那么,您眼中的美丽乡村是什么样的呢?美是一个形容词,是一种感觉,也是一种需求。不同的人对美丽会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就美丽乡村而言,它所指的美丽却是一个特定的概念。怎么样引导社会,尤其是美丽乡村的参与者正确认识这个概念,非常重要。那么应该怎么样去理解呢,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美丽乡村建设——实际上就是新时期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或者说是生态文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2013年年初,农业部率先在全国启动美丽乡村创建活动,这是我国第一次在全国层面上推进美丽乡村建设。我们提出的美丽乡村建设,内容可以概括为四个美:产业美、环境美、人文美、生活美,产业美是基础、环境美是特征、人文美是灵魂、生活美是目标,四美的内涵反映出美丽乡村是一个综合体。

  记者:美丽乡村建设中财政资金如何发挥杠杆作用?中国目前有260万个村,大部分都没有什么集体收入。对这些村来说,政府资金的撬动作用就显得格外重要——不光是把老百姓能够投入美丽乡村建设的资金撬动起来,还可以把一些社会资金撬动起来,更重要的是把老百姓美丽乡村的梦想撬动起来。总体而言,美丽乡村建设投入严重不足,至今中央财政没有专项资金支持,这是个大问题。记者:您参与了美丽乡村建设国家标准起草,美丽乡村的建设者该怎样去理解和把握这个标准?

国家标准《美丽乡村建设指南》里面隐含着三条主线:第一条主线是生态文明。标准一开始就给出了美丽乡村的定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协调发展,规划科学、生产发展、生活宽裕、宜居、宜业的可持续发展乡村(包括建制村和自然村)。这个定义的落脚点就是生态文明。另外,几乎每一部分里面也都隐含着生态文明的理念,譬如,国标用生态环境来概括环境建设版块,生态文明已跃然纸上。

  

 

  

第二条主线是以人为本。在讨论总则的时候,我主张把村民主体列入其中,强调了村民在美丽乡村建设中的主体地位。美丽乡村建什么、怎么建,就是应该由村民说了算,要维护他们的利益、体现他们的意愿、尊重他们的感受。

  

 

  

第三条主线是规范投入。国标没有提投入的事,甚至没有提投入这个字眼,但对规范、引导包括财政资金在内的各种资源向美丽乡村配置却做了大量规范,这必将对各地美丽乡村创建产生巨大推动作用。

  记者:今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首次提出了绿色化的概念,魏主任,您是怎么看待美丽乡村建设与绿色化之间的关系呢?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的绿色化,不仅指的是把环境做好、让乡村变绿,更有理念的绿色化和产业的绿色化的问题。关于理念的绿色化,就是把生态文明的理念和手段贯穿于美丽乡村建设的各个方面和全过程。

 

  

产业绿色化是必经之路,美丽乡村必须要产业美。目前农产品很容易成为社会焦点话题,很多地方过量使用农药和化肥的现象也确实存在,如何让农业转型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绿色化是必须的手段。

  

 

  

譬如,这次在四川蒲江县调研中看到一片茶园,跟其他地方茶园不太一样,这呈现的是一幅茶松共生两相宜的和谐景象,茶树与松树种在了一起,远看是美景,进去是享受。茶园技术人员告诉我们,当初建茶园的时候他们有一项规定,不允许砍一棵松树,这样松树和茶树就可以互相照应,不但不影响茶叶的产量,茶叶的品质还可得到提升。

  当前,农村大量劳动力流失,形成空心村的问题。您能谈谈农业部是如何应对的吗?第一就是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农民离开乡村去城里主要是为了提高收入。在传统农区,农民用传统手法去种一些传统作物,整体效益会比较低,怎么样通过培训来让这些农民具有更高的农业技能显得尤为重要。关于农民培训,农业部目前每年安排11亿元资金,同时各省也配套四、五个亿,不断加强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

 

  

第二就是美丽乡村建设。现在很多年轻人之所以离开农村,就是觉得农村脏、乱、差,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文化需求得不到满足,所以他们才到城里面去。试想一下,在家乡如果有收入可以又体面的职业、有完备的基础设施和完善的公共服务、有优美舒适的生态自然环境、有特色鲜明的地方传统文化、有朴实和谐的村风民风,谁还往城里跑一一这就是美丽乡村建设的逆城市化作用。